是一种致命性疾病

2018-06-21 19:39

医生告诉我可能是中暑引发了热射病,如果下午就去医院,根本不会有生命危险。曹先生说,如果当时长个心眼,也许就不会发生这样的悲剧。

此时,曹先生也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拨通120后,曹先生便扶着刘建走下楼。然而下楼不到五分钟,眼见着救护车就快开到门前,刘建却一头栽倒在路边。救护车上的医生赶到后,摇摇头表示已经晚了。

两人原本以为,将这个装修工作做完后,就能迅速回家继续务农。却没料到,7月6日下午4点多,刚干活不到三个小时的刘建便头晕、恶心、四肢无力。

昨天下午,记者从株洲市中心医院、二医院、三医院、人民医院及湖南省直中医院五家医院了解到,虽然还未到最热天,但是市区内五大医院的急诊科均接到了中暑患者,但目前还未出现中暑患者死亡的情况。刘先生可能是今年入夏以来,市区内第一个中暑身亡的患者。

市中心医院急诊icu病区主任谭钰珍告知记者,去年夏季,急诊科平均每天能接到十多位中暑患者,轻则吃药调养、重则住院休息。仅去年夏天,中心医院急诊科就接到3位因中暑引发的热射病患者,其中1人最终死亡。

老婆,我快不行了,全身热得发烫、头疼欲裂、呼吸困难7月7日凌晨1点,人在衡阳老家的李芳接到丈夫的求救电话,他的声音十分低沉无力。得知情况后,李芳立即打电话催促曹先生将其送到医院。

昨天上午9点多,记者来到刘建的工作地点,位于芦淞区解放街的红鑫宾馆,并在此见到了刘建的妻子李芳和同宿舍工友曹先生。曹先生称,他和刘建是衡阳市衡东县新泉村的村民,6月底从朋友那里听闻红鑫宾馆装修需要帮手,便约好7月4日一起过来务工,挣点钱补贴家用。

刘建的悲剧令人欷歔。记者了解到,当天出诊的医生来自市人民医院。昨日,该院急诊科一名医生告诉记者,刘建死于热射病。热射病在中暑的分级中属于重症中暑,是一种致命性疾病,病死率高。

曹先生说,当时,他和刘建都没把中暑太当一回事,以为休息一晚上就好了,刘建甚至连曹先生为其买下的藿香正气水,也是一口未尝。

昨日,李芳告诉记者,刘建今年51岁,平日里身体十分健壮,身体没啥疾病,往年在老家务农时,也曾中暑,休息一会便没事了。没想到这次中暑,却让丈夫命丧他乡。走到拐角口,李芳再次痛哭失声,她不愿相信,丈夫就这样离开了她。

下午太阳毒辣,的确很热,我和老刘在室外做事,忙得汗流浃背。当时他靠在墙边,说他非常不舒服时,我就猜到可能是中暑了,便将他扶回了宿舍。曹先生称,下午6点多吃饭时,刘建自称胃口不好,吃下一块西瓜后,便趴在床上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