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有我去买瓶水喝

2018-09-09 09:23

其实2014年时,张一山曾被爆出正牌女友——其大学同班同学白雪。

因为他们关系实在太好了,外界都误以为两人是一对,网上甚至流传“张一山杨紫激吻”的八卦传闻。原以为张一山会一笑而过,没想到他还特意点进去看了,“我就在想我们俩什么时候激吻过,然后点开一看,原来什么都没有,好无聊,(还以为)他们是不是把我们俩的嘴p在一起。”

就因为不上网,所以张一山连《余罪》播放量破亿都搞不清是什么概念,“我以前只知道网剧这个概念,但不清楚怎么才算红、怎么算收视率好。我家连电脑都没有,完全搞不懂这些东西。”

然而另一边厢,同班同学杨紫大一就拍了琼瑶剧《花非花雾非雾》,大二还演了抗战剧《战长沙》,再加上“整容”话题炒了又炒,一直维持着不错的人气。

白雪当年以第一名的成绩考入北电,曾在张艺谋导演《金陵十三钗》中出演“香兰”一角。

“一开始也没想着能被选上,我只是抱着试试看的心态去的。当时发挥也特别好,一点都不紧张。”试完镜后,张一山还特自信地跟他爸说:“爸,我觉得就是我了!”

拍这种战争片肯定是艰苦的,当时张一山跟着剧组在河北白洋淀一住就是3个月,除了在泥塘里滚来滚去外,还要光脚在芦苇地里跑来跑去,每天都被扎得满脚血。

幸好张一山是一枚正宗吃货,只要有吃的就什么都不管了,“那时候剧组每天都是白水煮白菜,我不爱吃,就拿剧组那个辣椒油拌着米饭吃,我觉得特高兴。”

小小年纪就有明星光环护体,初时张一山都快兴奋得上天了,然而烦恼陆续有来,“刚开始的时候特享受,因为早就梦想有朝一日成为明星啊,那么多人喜欢你,等着认识你,感觉很新鲜。但时间一长,发现也不过如此。有时候我上了一天课,脑袋都是蒙的,走到学校门口,却发现一堆人等着让你签名。想躲,但人家是喜欢你才候着你,就只好签了。还有我去买瓶水喝,有人就跟我一直拍,跟着我到回家。所以有时候觉得还真累,这明星当得真是……”

所以张一山2014年从北影毕业时,“吃瓜群众”的心理活动都是:这丫只能吃老本,打打酱油混日子了。然而万万没想到,张一山一不小心接了部《余罪》竟然又火了,甚至不少女粉丝抛弃帅掉渣小鲜肉,把他封为新一代国民老公。

值得庆幸的是,张一山没有因练健美操而弄得一身娘炮气质,相反因为这段习武练舞经历,11岁那年他被电视剧《小兵张嘎》的导演看中,出演“佟乐乐”一角。

张一山把“余罪”的贱兮兮性格演得淋漓尽致,以至于观众都认为他是在本色演出,没办法,谁叫这丫长着一张吊儿郎当的脸呢?但事实上,生活中的张一山却是个稳重成熟的“老干部”,你能想象得出他家里连电脑都木有吗?

张一山年纪轻轻就演技爆表,如果再配上一张帅掉渣的脸,那就逆天了,可惜,老天爷就是这么“公平”。

娱乐圈长江后浪推前浪,张一山竟然为了学业“消失”4年,也不怕被后浪拍死在沙滩上?尤其这是一个小鲜肉混战的年代,他那张脸又不占一丁点优势!

在杨紫的衬托之下,张一山显得更加“过气”了,他真的没有一丁点羡慕妒忌恨?“真的没有,我小时候也享受过那样的光环,真的不是站着说话不腰疼。我知道同龄人很多都是小鲜肉,我压根没把自己归到那类,我能做喜欢的事,还能顺手挣点钱,多好!”

从当年《家有儿女》的“国民儿子”,到现在的新一代“国民老公”,张一山这一路走得真是跌宕起伏啊!

估计因为从小在片场长大,张一山不太依赖朋友,也不依赖父母,平时最大的爱好是:“听家人聊天,然后看看电影、发发呆,我其实挺无聊的。”

他很想求救,可就是说不出话来,没过多久就“啪”地一声倒下去,失去了意识,后来在剧组工作人员的呼唤下,他才慢慢醒过来,“他们告诉我,还以为你在演呢,没想到你真的晕了。”

张一山同学,你不如出本自传吧!名字都帮你想好了——《我的童星生涯血泪史》,绝对大卖!

因练健美操被看中当童星

还有毒瘾发作的戏份,以为就随便抽搐几下、翻个白眼能交货?真是“图样图森破”,事实上张一山拍到只剩半条人命!“那场戏剪出来可能有五六分钟,但一个镜头拍下来我们最少演了10分钟到15分钟,一直是那个状态,体力上特别累,喘不过气了,就是濒临要晕的状态,但是又撑着一口气接着演,就是那样。”

张一山的头脑还是很清醒的,“只要她们不让我负责任,这个‘国民老公’我可以当。不过大家也都是在跟我开玩笑,我如果把这事儿当真了,那我不成大傻子了吗?”

为了表现出满脸充血、青筋暴露、眼球泛红的感觉,张一山竟然硬生生地把自己弄出了高血压的症状,“那场戏是晚上拍的,但我眼前看到的人都是一道一道的白光,浑身上下都没有意识。”

然而,那时候张一山还只是个孩子啊,小心脏再强大也是会想家的。那年中秋节,张一山的父母带着姨妈姑姐浩浩荡荡来到剧组探班,看到条件这么艰苦都心疼cry(哭)了。张一山这小子却假装坚强,在家人面前嘻嘻哈哈。

(这是圈中最像的三位演员:姜文 夏雨 张一山)

说得如此有道理,我竟无言以对……张一山确实不是装潇洒,大学四年里除了寒暑假偶尔去剧组拍戏,他大部分时间都待在学校里,每天按时上表演课,课余时间就跟同学一起坐公交车出去吃饭,总算当回一个正常人了,“我再往回看,确实挺值得的,也交了很多的朋友,体会到大学生活是什么样子。”

5岁那年,张一山就被送去武术学校学习武术,后来为了小升初能加分,他就改为练健美操,试过穿着女孩子的露脐装参加比赛,全场只有他一个小男孩——这应该是张一山最想毁掉的童年画面……

毕竟曾经是“国民儿子”,那些年有不少剧本找张一山演出,但基本都被他拒绝了,“演完刘星也一直有演戏,然后就高考,大学四年很多人找我演戏,但我一直都没有演,因为我觉得好不容易考上大学,就好好学一学。”真没想到看起来吊儿郎当的张一山,居然还是个爱学习爱劳动的好学生呀!

生理年龄只有24岁,但张一山称自己的心理年龄至少30岁,想法比较成熟,“我长得不帅,然后我身高也不高,才174差不多。但我从来不穿内增高,也不会去排斥搭戏的女演员比我高,那都不是我看重的东西。”

前不久,杨紫凭《欢乐颂》火了一把,现在轮到张一山“咸鱼翻身”,于是“吃瓜群众”不禁又yy起这对童年cp了,纷纷围观起哄:在一起在一起……

网上很多报道都说“张一山认了女友白雪”,还拿女方来跟杨紫比较,只是他本人并没有被拍到什么证据,看来是要低调维护感情吧!

虽然张一山在《小兵张嘎》里只属“酱油党”,但已经引起了大家的注意。2004年《家有儿女》开拍,在《小兵张嘎》里饰演张一山爸爸的演员李迎旗,把他推荐过去试镜。

网剧《余罪》有多火?第一季播放量超过6亿,第二季上线不到一天,播放量就接近1个亿,总点击量超过30亿,简直逆天了!

张一山称,他跟杨紫实在太熟了,根本擦不出火花,“我们太熟了,下不了手,而且我不是她心目中的‘男神’类型,她也不是我心目中的‘女神’类型,我们到不了那一步。有时候我们一块录节目,就会在酒店里玩牌什么的,可能我鞋脱了,然后穿个短裤,盘腿一坐,她也都无所谓,是这种关系。”

跟杨紫太熟不好下手

《家有儿女》三部曲拍完后,张一山依然保持着一年两部戏的产量,但没有一丁点反响。这导致在很长一段时间里,他被全国人民遗忘在角落里,甚至在“长残童星”的盘点里才会出现“张一山”这三个字,也是心疼。

1992年出生的张一山,今年刚满24岁,从年龄来讲是一枚纯正的小鲜肉,虽然颜值不高,但人家有演技啊!算下来,张一山算是“资深”演员了,毕竟他已经在圈里混了十几年。

家里竟连电脑都木有

更悲催的是,由于是童星,他上学之余还要兼顾拍戏,结果导致吃饭时间不规律,落下了胆囊炎的毛病。上高中期间,张一山更试过因过度疲劳在家直接昏倒,把门都拽掉了,“大概16岁的时候吧,那会儿身体确实不好,突然就在浴室里面晕倒了。然后我爸一直在耳边喊我的名字,然后掐着我的人中,给我掐醒了。”

对此,张一山整个人是懵逼的,“那时公司跟我说有一部戏找我,他们给我讲了故事梗概和角色,我当时就觉得特别有意思,没谈条件就去演了。”

事实上没拍戏那几年,他一直在北京电影学院上学——2010年,张一山以高出艺术类本科录取线78分考入北影,巧的是他跟杨紫(《家有儿女》里饰演小雪)成了同班同学,好大一坨“猿粪(缘分)”!

拍《余罪》只剩半条人命

张一山到底有多“老干部”?他平时不玩电脑、不看电视,“我就玩玩微博,小咖秀(一种视频软件)玩过几次就不玩了,不拍戏的时候也不太玩手机游戏,顶多刷刷微博。老干部是什么?(一脸懵逼中……)还好啦,我跟特熟的人在一起会活泼点。”

张一山倒是很看得开,“我就想要做好演员,没必要长得帅。老天爷给你张俊俏的脸,就不会给你一颗成熟的心。嗯,最起码在我这个行业这个年龄来说,我是比较成熟点儿的吧。”

从《家有儿女》开始就日夜相对,到后来又成为北影的同班同学,张一山确实跟杨紫结下了深厚的革命友情,“平常我们俩真的挺亲的,是因为从小就认识,一起拍了三四年的戏,她比我还小一点,像亲妹妹一样。我们俩平时就无话不谈,她的什么事儿基本上我也都知道,我的一些什么事儿,不管是演过什么,或者是私底下有什么事儿,她也都会知道。”

而撑起这部又污又刺激的剧集,全靠“余罪”张一山,他堪称从青筋到脚趾都是演技,碾压一众油头粉面的小鲜肉。

没想到家人离开后,张爸爸发现车钥匙落在房间里,于是就回去找,结果一推开门,发现儿子趴在床上默默痛哭……

接下来的故事全国人民都知道的,张一山演了“刘星”——一个让家长头痛、调皮捣蛋的熊孩子。跟宋丹丹这样的大咖演对手戏,这小子居然一点都不怯场,也是牛逼。

从此张一山就成为家喻户晓的童星,之前他一部戏的片酬就只有几千块,拍完《家有儿女》之后,全家人就从胡同搬进楼房里了,“我11岁就不花家里的钱了,我拍戏收入也算是家里经济来源的一大部分。当时我妈说给我攒着,以后娶媳妇给我买大房子。”

还好观众的眼光是雪亮的,张一山用“绳命”在演《余罪》,大家都看出来了,所以才夸他一个人撑起了整部剧。还有不少女粉丝被张一山在剧中的爆棚男性荷尔蒙迷得神魂颠倒,直接忽略颜值把他封为“国民老公”,甚至组团在其微博下“求睡”。

看过《余罪》的童鞋应该都能深深地感受到一个事实——剧组好!穷!道具那叫一个简陋,演员穿的衣服一看就是淘宝货,寒酸到爆!

大学四年不接戏做个正常人

换了那些身娇肉贵的明星,绝壁是敷衍了事,随便演演就拿钱走人,而张一山呢,不仅没“偷工减料”,甚至差点搞到自己丢了小命。很多人认为他在《余罪》里是马景涛上身,用力过度,但事实上“咆哮帝”不容易当的好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