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务员法》里并无此序列

2018-09-03 09:23

苗晶慰起草了新安全生产监督局的编制方案,暂定为一名副局长,三名“局务委员”。正局长仍由原大局正局长兼任。“领导多了,干活的人就少。我觉得一正三副就够了。”苗说。

此外,公务员聘任制(2005年颁布的《公务员法》首次规定了公务员管理引入聘任制,目前在深圳和上海浦东开展试点)的试点范围也需不断扩大。蔡国雄认为,这一创新的推行,将彻底解决公务员能上不能下,能进不能出的问题。

新京报佛山3月29日讯(记者 孔璞)广东省佛山市高明区政府网3月9日发布的一条人事任免通知引起网友关注。通知上,10名公务员被任命为该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常务副局长或副局长,另4名被任命为该区安全生产监督管理局副局长。此前,两局刚从新合并的市场安全生产监督管理局分离。这一拥有14名副局长的单位成为“佛山最牛的局”。

“这方面的改革,深圳正在搞试点。这样,公务员不用只奔着升职务这一条窄路,更多的人可以通过职级的不断提高,获得更好的工资待遇。”蔡国雄说。

“省里的方案认为局务委员是副局长的1.5倍,这样比较好合作。”何科长说。

“这并非简单的机构冗员问题,而是大部制改革过渡时期的做法。”蔡国雄说,从全市来看,各区的局领导职数总量比改革前减少了一成以上,主要是调离和退休,个别是由于离职。

蔡国雄说,要解决公务员冗员等问题,需要“继续深化大部制改革”。

编制数量超省初定方案

对此,佛山市编办行政机构编制科科长蔡国雄也承认,合并后许多单位都有综合执法队,但因为行政法在执法程序上的限制以及专业不同,执法者在跨领域执法时十分不安。“综合执法没有相关法律的支持,真打起行政官司,政府很难赢。”

目前,佛山大部制改革的“三定方案”是2010年确定的,暂时不会改变。不过,可以预见,随着改革深入,新方案提出后,官员数量肯定还会减少。[next]

大部制改革前,各局的领导编制基本是“一正三副”、“一正四副”、“一正五副”。3月28日,佛山市禅城区委组织部行政机构编制科何科长说,究竟定几个副局长,是综合考虑机构大小和任务量决定的,多年来,人员一般都“各司其位”。

不过,“目前领导数量仍然较多。”蔡国雄说,根本解决这一问题,“需要通过深化政府职能转变,以及组织人事制度等配套改革逐步优化。”但他没有透露具体减员的目标和时间表。

更多公务员可以通过职级的不断提高,获得更好的工资待遇

19名副局长的大局,广东省初定的方案是“一正五副八局务”,超出了6位

合并后,各条块之间有所融合,但仍处于“各自一摊”的境地

在佛山大部制改革中,禅城区市场安全生产监督管理局(下称“市场安全局”)是变动最多的部门,两年内,该局经历了合合分分。

“设计的初衷是好的,可以充分利用执法力量,资源整合。”3月27日,上述禅城区市场安全局的工作人员说,合并后,局里下设的三个执法大队之间交流较多,加上综合执法,领导在一起办公,一定程度上降低了行政成本。

不过,该方案遭到佛山市、区编办的反对,他们要求按局领导实际数量制定编制,而非先限制领导数量。“如果局领导多了几个,你说让谁下?谁来做这个决定?”何科长说。

合并之后,类似的融合与“不兼容”,也出现在其他的局。比如,现在的禅城区国土城建和水务局,由原禅城区国土资源局、水务局等局合并而成。

所以,“很多局的编制都超过省定方案的数量。”何说,比如有19名副局长(含局务等)的大局,广东省定的方案是“一正五副八局务”,超出了6位。

不过,合并后也有现实的问题。“各执法领域都有较强的专业性,比如查安全生产的队员,面对屠宰场的动物根本手足无措。”该工作人员说。

今后通过“自然减员”,领导数量还将继续下降。岗位空缺后,就不再保留

3月26日,广东社会管理创新论坛在顺德举行,多位专家到会讨论大部制改革。

除了人事制度,还要推动政府管理权限向社会成熟组织转移,减少和规范行政审批事项,“将部分审批事项外包”等。

“作为当事人,从感性上,改革的过程是痛苦的;但是从理性上,我们都支持改革的深化。”禅城区原规划局一名工作人员说,“因为只有改革才能更好地解决目前的问题。”

一个局究竟设置几个副局长合适?现在一个局里出现十几名副局长又是谁定的?

“局务委员”是顺德大部制改革中创造的一个新名词,《公务员法》里并无此序列,这是为原各局的副局长安置去处所设,按照设计,局务委员仍是领导班子成员,享受原级别待遇。

最终,广东省编办同意了佛山当地的意见,按现有的领导编制数制定了新的编制方案,没有撤一位官员。

2010年6月,该局由禅城区安监局和另6个局的市场监管部门合并成立,拥有11个副局长。合并后,原禅城区安监局局长苗晶慰担任“市场安全局”的副局长。

顺德大部制改革时,曾提出“不裁撤一个人,不降一个官。”设置“局务委员”,局领导都予以保留。后来,佛山也借鉴此经验。

苗说,合并后出现11名局领导“并不奇怪”,因为大局成立后,并入的新部门较多,农业局和旅游局分别调来一名“局务委员”,文化局调来两名“局务委员”。

“就工作量而言,减少部分局务委员也可以承担。”原市场安全局的一名工作人员称。此外,他还认为,分工中,由一名原负责体育领域的“局务委员”管酒类和屠宰监管,“不够专业”。

虽然没有撤官员,但根据大部制改革要求,佛山市要尽量贴近省里提出的方案,逐步精简超过省定方案的官员。

对“一个局十几个副局长”的现象,新加坡国立大学东亚研究所所长郑永年表示理解,他认为:“改革一定要在现有的机构、现有的基础上进行,否则阻力会非常大。”

其余的7名副局长和局务委员留在区市场监管局。

“副局长扎堆是大部制缩减行政机构的直接产物。”3月21日,佛山市委组织部调研科科长廖义斌说,“41个机构缩到16个,差不多三四个机构组建一个新局。副区长任局长,原来的局长、副局长成为新局的副局长和局务委员,做做加法,就知道人数不会少”。

从网上公开的任免信息可以看到,在佛山市,其他区许多局都拥有十余个局领导。对此,佛山市编办的负责人解释说,这是实行大部制改革“过渡时期的产物”。

今年3月15日,被媒体曝光的“11个副局长”,指的是两个副局长(分管安监和市场监管)和9个局务委员(包括纪检组长和副组长)。

佛山市人事系统的一名公务员说:“大部制合并后,领导人数肯定会逐步减少。庙已经拆掉,下一步赶和尚就容易了。”

其中,人事制度方面需要创新。探索干部职级与职务分离的制度,实行工资待遇和职级挂钩,探索建立公务员职位分类管理制度。

目前,全市局领导干部已减员一成多,主要是对超编的局进行再精简,合乎省定方案的局并未精简。

公务员聘任制的试点范围也需不断扩大。这一创新的推行,将彻底解决公务员能上不能下,能进不能出的问题。——佛山市编办行政机构编制科科长蔡国雄

今后通过“自然减员”,领导数量还将继续下降。蔡国雄说,岗位空缺后,就不再保留。

禅城区国土城建和水务局一位副局长说,合并后,各条块之间有所融合,但仍处于“各自一摊”的境地。采访中,该副局长甚至对全局现有多少个局领导都说不清。

今年2月,新合并的“市场安全生产监督管理局”又一分为二,分成市场监管局和安全生产监督局。

扩大“公务员聘任制”试点

2010年,佛山推行大部制改革。广东省编办提出了一个方案:将原来的领导编制变为“一正三副五局务”,“一正四副六局务”、“一正五副八局务”。因为局长往往兼任区领导,在区里办公,局里的工作主要靠副局长和局务委员合作承担。

“庙已拆掉,下一步赶和尚”

不过,因为“局务委员”这个称呼过于生僻,各区的“局务委员”对外统称“副局长”,“副局长”对外统称“常务副局长”。

省定方案中的官员数量是否还可以精简?何科长说,肯定还有减员空间,但“三定方案(定机构、定职能、定编制)”一旦确定,编制在一届政府内就会稳定存在。

这一设计初衷是为了减少改革阻力,使领导干部更容易接受改革。佛山编办蔡国雄说,“改革的顺利推进有赖两种力量:加大动力和减少阻力。设置局务委员,使职务平稳过渡,有助于减少阻力。”

佛山大部制改革是在顺德试点成功的基础上进行的,2010年6月底前,基本完成。

大部门的融合与“不兼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