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关镇政府并未按判决支付工程款

2018-06-21 19:39

芦淞区人民法院一审认为:张宗贵所诉请的毁损房屋系市中级人民法院执行案件的标的物。现该房屋的房产证及土地使用权证尚在张宗贵处,张宗贵以此来主张赔偿,依然属于上述执行案件中应解决的问题,遂裁定驳回了起诉。

案件进入执行程序后,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裁定:将位于白关镇政府院内的影剧院所占有的714.5平方米的土地房产,共计作价7万元整,全部归张宗贵所有,用于清偿其所欠张宗贵的167800元债务,余款97800元,另行追偿。

如今,被部分拆除的影剧院的两证依然在张宗贵名下,白关镇政府也已补齐了2007年《执行和解协议》约定的全部13.58万元款项(其中8.35万尚存在法院账户),但麻纱还在继续扯。

因案件复杂,且有新证据提交,该案并未当庭宣判。有法律界人士分析认为,该案标的小,如果当年任何一方对法院判决、裁定及相关协议严格遵守、明白履行,就不会造成今天这种拉锯局面。

张宗贵认为,白关镇政府在执行《执行和解协议》时,只支付给了他5万元,剩下85600元他并未收到,且影剧院被拆除时,其房产权证、国有土地使用权证都还办在自己名下,为自己所有,白关镇政府的拆除行为未经他同意,遂再次引发纠纷及多场官司。

但白关镇政府在两次各支付5万元(其中第二次支付的5万元依约暂存法院账户)后,未如期支付剩余的3.58万元。同时,白关镇政府根据上述协议中另一条款,即白关镇政府付5万元后,可以对礼堂(应为影剧院)进行使用。张宗贵对该礼堂不再行使使用权,于2012年7月,对上述影剧院后半部分进行了拆除。

株洲日报8月13日讯(记者胡文洁实习生刘文通讯员邓画文)一处闹过13年纠纷的房子,2012年被镇政府拆除。该拆除行为是政府未经房主允许的行政行为,还是双方达成的协议履行后,镇政府的私下处置行为?

2003年9月、10月,张宗贵分别取得了该影剧院的房屋所有权证、国有土地使用证。剩下的97800元,白关镇政府未按判决支付,再次引发纠纷。

早先因白关镇政府欠下张宗贵一笔工程款,并引发纠纷未解决,双方闹到了法院。

漫长拉锯后,2007年2月,双方达成的《执行和解协议》约定:白关镇政府应付给张宗贵房屋折价款、利息及办证费等共计13.58万元;白关镇政府在2008年12月31日前分三次付清该款后,影剧院归白关镇政府全权处理,两证交给白关镇。

因认为属于自己的影剧院房屋被镇政府强拆,今年5月6日,张宗贵提起行政诉讼。请求法院判令白关镇政府支付强拆他房屋的赔偿款35万元。

张宗贵与白关镇政府拖欠工程款纠纷一案,早在2002年7月市中级人民法院就作出了判决,判令白关镇政府支付张宗贵工程款。然而,白关镇政府并未按判决支付工程款。

为维护自己的权利,今年5月,芦淞区白关镇村民张宗贵将白关镇政府告上法庭。8月10日,这起民告官案二审在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开庭审理。张宗贵与白关镇政府的纠纷,期间打过数场官司,已持续了整整13年。

张宗贵不服,提起上诉。在8月10日的庭审现场,双方围绕影剧院拆除时到底归谁所有的疑问争论不休。白关镇政府认为,拆除行为是政府处理自己的东西,不涉及行政行为;而张宗贵则认为,房屋产权仍在自己手上,一审裁定认为被告拆除原告房屋的行为并非行政职权进行行政管理的行为,故不属于行政行为是对法律条文的误解,请求给予行政赔偿。